卷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邪恶入殓师五

发布时间:2019-12-11 01:49:20 阅读: 来源:卷板机厂家

擦拭完尸体大腿上的血渍以后那个入殓师又把尸体的腿放在尸体断裂的地方,用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物体把腿固定好,类似是一种胶的白色粘稠液体,然后再把腿上的人皮一针一线认真的缝合好,等到这一切都弄完了以后她又从她的黑色大皮包里拿出了一身崭新的衣服,陈伟定眼仔细看了一下,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一身宽大的寿衣,一会的功夫入殓师熟练的就给老太太穿好了寿衣。

入殓师走到老太太的面前,她竟然把老太太的尸体慢慢的扶了起来,她的脸和老太太的脸几乎要贴住一般。

就在这时那个叫吴丽的诡异入殓师突然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怪怪的,声音极为难听;甚至可以说阴阳怪气,不堪入耳。入殓师对着老太太的尸体自言自语起来;“大妈;您看我给您画的妆行吗?您还满意吗?哪里有不满意的地方您就赶紧说啊,等到把您火化了那可就晚了,”这时那个入殓师不再说话,做出了侧耳恭听的动作,仿佛那具尸体真的要开口说话一样。几分钟后那个诡异的入殓师又说“您不说话就是满意了对吗??嗯嗯!好的”。

此时陈伟的脸色铁青;嘴唇不住的发抖,陈伟心想她竟然和一具尸体在聊天。-----------他竟然在太平间里和尸体说话。陈伟终于忍不住了喃喃的对入殓师说;“你刚才是在跟这具尸体说话”?

入殓师阴阳怪气的说;“对呀,怎么了?她是我的客户,我给她化完妆当然要问问她了,如果她不满意我可以接着给她化妆”。

““可是她已经死了”。陈伟说。

入殓师把老太太的尸体放下;说道“在我眼里我只是个化妆师,死人和活人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有的时候人活着其实他的心已经死了,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

那个入殓师这时突然走到了陈伟的面前“有的时候人死了其实他就活在你的身边”咯咯咯咯咯咯……。说着竟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听见入殓师的这声音和这番言论陈伟这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陈伟终于看清了入殓师的脸,她的眉毛就是那种画的弯弯的柳叶眉,和那具尸体的眉毛一模一样,高高的鼻梁上长满了疙瘩,一双红红的眼睛仿佛就像还发着寒光一般,她的嘴很大很大。也涂上了红红的口红,也和那具尸体的一模一样,涂上口红以后显得她的嘴更大了。短短的下巴几乎就像没有下巴一样,嘴里的牙齿乱七八糟的排列着,陈伟看到她的嘴里还有两颗“虎牙”,但此时的陈伟看来这更像是两颗“犬牙”!!

她的脸似乎也擦了厚厚的粉底,惨白惨白的,和那具尸体一样的惨白。黑黑的头发凌乱的垂在肩上,那一刻陈伟觉得她简直就不像个人。

这时在一旁的老王头说道;“吴小姐我上次给你打电话说的那个陈伟就是他,他的母亲得胃癌去世了,让病魔折磨的好些天吃不下饭,又加上化疗,尸体不太好看;想让你给他母亲也化化妆,打扮一下,顺便把你带来的寿衣给他母亲穿上”

陈伟在那一瞬间都不想让这个丑陋的入殓师给他母亲化妆了,但转念一想早就打电话给人家说好了,也不好拒绝,

陈伟楠楠的说道;“啊是啊,就麻烦你了”。

这时入殓师整理了一下她那笨重的大黑皮包;缓缓的抬起头,用那种不堪耳目的声音说道;“恩好,;我会把你妈妈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她的声音尖尖的,细细的,陈伟感觉他的声音特别特别的难听,那声音尖锐又刺耳,甚至感觉有种小刀划玻璃的声音。

陈伟强忍住厌恶的表情装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礼貌性的回了一句。”嗯!就麻烦你了“

“就是十四号床的那具尸体”老王头说。

入殓师没有说话,慢慢的朝十四号床走了过去,在与陈伟擦肩而过的时候;陈伟看见入殓师竟然穿了一双高跟鞋,那双鞋很高很高,走在阴暗潮湿冰冷寂静的太平间里,高跟鞋的声音格外的响。

入殓师走到尸体旁放下了那只黑色的大皮包,然后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单,陈伟母亲的尸体已经冻得全身发紫,全身还长满了尸斑,脸颊凹陷,非常恐怖!

入殓师对着陈伟说;“你去给我弄盆热水来,我先给尸体擦拭下身体”,陈伟这时从烦乱的思绪醒了过了,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好”说完在一旁的老王头便带着陈伟出去打水。

入殓师从包里又拿出了刚才给尸体化妆的黑色化妆盒,依然是先把尸体的眉毛剃掉;然后拿出了画眉笔一笔一划的往尸体的眉毛上画了起来,还是细细的弯弯的柳叶眉,脸上也擦了厚厚的粉,还是刚才给老太太涂抹的那只口红。

陈伟端着一盆水进来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无意间他看见那个叫吴丽的入殓师嘴角似乎露出了一丝阴森的笑意,

陈伟眨了眨眼再看向入殓师但似乎入殓师又没笑,陈伟端着一盆热水也没去细想,快步走过去把水放到了母亲尸体的旁边,入殓师正聚精会神的往母亲的脸上擦粉底,涂着口红,等给尸体化好妆以后,入殓师竟然把尸体的嘴巴用力掰开,接着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像海绵一样的东西就准备塞进尸体的嘴里,

看到又要往母亲嘴里塞东西;陈伟怯怯的说“吴小姐这就……不用了吧”

入殓师望了望陈伟用那种不堪入耳的声音说道;“这样才能看起来不那么瘦,这样才好看嘛”。

陈伟努力忍着这难听的声音也没再说什么,给尸体化完妆后入殓师熟练的把尸体上的衣服全部脱掉,从黑色皮包里拿出一块毛巾认真的擦拭起来,擦拭完以后又从包里拿出了她准备好的寿衣给尸体换上,换完之后入殓师竟然在刚才给尸体擦洗的盆子里洗起脸来,然后竟然用刚才擦拭尸体的那块毛巾擦脸。

陈伟嘴巴张得大大的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心想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老王头看入殓师擦完脸后就说:“吴小姐这里太冷,走、咱们出去说”,说着示意陈伟和入殓师出去,来到了太平间外的走廊里,借着走廊外幽暗的灯光,照在入殓师的那张脸上更加的诡异。

就在陈伟准备付钱的时候,令人恶心恐怖的一幕又发生了,那个叫吴丽的入殓师竟然从那只黑色大皮包里拿出了刚才给尸体化妆的那个化妆盒,从化妆盒里拿出了刚才给尸体化妆用的口红和眉笔,竟然给自己画了起来,

画完以后拿出了一个小镜子照了照,她那嘴唇在幽暗的灯光底下显得更加的鲜红诡异更加的大,她此时自我陶醉仿佛很满足,-------“天哪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呀?她竟然用给尸体化妆的口红给自己化妆,用给尸体擦拭的毛巾给自己擦拭。陈伟嘴巴大张着,惊讶的看着这个怪异的入殓师。

陈伟终于忍不住了;不由得感到胃里一阵恶心,差一点就吐了出来,陈伟调整了下心态从口袋里拿出了六百块钱给入殓师,当入殓师伸手接过钱的时候陈伟看见她那又长又红的手指甲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入殓师把钱放好后背起她那黑色的大皮包,转身朝电梯口走去,消失在这无尽黑暗的走廊中,只有她那双高跟鞋的声音还在‘咣当咣当’……的响着。

已经是深夜,老王头对陈伟说道;“你也回去吧,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殡葬车,明天一早殡葬车就到了,明天你过来接你母亲的遗体就行了”。

陈伟看了下表已经深夜十二点了,他疲惫的说;“恩!好吧。谢谢您王大爷”。

陈伟和老王头客套了几句便离开了医院的太平间。

这天早晨,陈伟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是他的好友王贵开车同陈伟一起过来的,来到医院以后他两个就直奔太平间,到了太平间外面的走廊,两人来到了老王头住的小屋里,老王头正在吃饭,看见陈伟和王贵走进来老王头连忙起身;“刚才我打了电话问了一下殡葬车司机,那司机说殡葬车已经快到了”

“殡葬车还没到吗”?陈伟说。

“现在应该快到了吧”?我再打一个电话问问;”说着便拨通了殡葬车的电话。

二十秒后电话接通了,老王头问道“小李呀我是老王呀,你们到了吗?人家丧主已经到了”

电话那头一个男人说道;“现在刚到医院;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老王头挂掉电话以后对陈伟说;“殡葬车来了,走,我们去太平间把遗体推出去”。说完后他们三个朝太平间走去。

一会儿殡葬车的司机也赶到了太平间,那司机和老王头似乎很熟悉,他俩打了个招呼,殡葬车司机也帮着陈伟把尸体一起推出了太平间。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推进了殡葬车里,临走时陈伟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给老王头,

“王大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一定收下”。

老王头连连摆手:“我怎么能收你的钱;你看你,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

“这几天一直麻烦您,您必须收下”说着就把那两张百元大钞塞到了老王头的口袋里;陈伟转身坐上了那辆殡葬车。

车子缓缓的驶离了XX医院。开向了陈伟家。

殡葬车到陈伟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九点多了,亲朋好友早就赶到了他的家里,他们都穿着白大褂,看到陈伟和他妈妈的遗体回家以后,院子里顿时是哭声一片。

今天的风特别大也很凉;但怎样也凉不过陈伟的心,两行泪水从陈伟的眼角划过;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模糊的眼前又出现了他妈妈慈祥的笑脸,仿佛他的妈妈正对着他招手,对着他笑,凄凉感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陈伟就这样呆呆地站着。半晌说不出话。

叶梅和亲朋好友们已经把灵堂布置好了,灵堂就布置在陈伟自家的院子里,两边摆放着亲朋好友送的花圈,灵堂中间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字的下面就是一张床,尸体此时就躺在床上,尸体的旁边竖着一顶招魂旗,床的正前方点着一盏长明灯。

似乎每个村子里都有这么一个人,也可以叫他阴阳先生,风水师,陈伟的村里就有这么一位阴阳先生,他专门给人下葬,出丧入土一系列事情。

这位阴阳先生姓沈,村里的人在背后都叫他沈半仙,平时沈半仙靠给人看阴宅、算命、的营生捞了不少的钱。当然这次村里死了人肯定少不了他。据说这个人非常的邪乎,早年间沈半仙在集上摆摊算卦,有个杀猪的屠户跟沈半仙抢一块摊位,那个杀猪的屠户仗着自己身高马大当场就把沈半仙算命的卦摊子给掀了。这算命的最忌讳别人拆他招牌,沈半仙也不是个善茬,据说当时沈半仙拿着一个像锅盖一样的法器往那个屠户头上这么一叩,结果那个屠户当场就变得疯癫起来,屠户的媳妇当时也在场,看着自家的汉子疯了那婆娘当时就吓得给沈半仙磕起头来,并承诺以后永远不和沈半仙抢地摊。屠户两口子还赔了沈半仙好几百块钱,最后这沈半仙才答应将屠户治好。

这件事情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沈半仙也从来没有讲过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那个村民给传开的,反正这无风不起浪。这村里的人一个个的都对他恭恭敬敬的,生怕得罪了这阴阳先生。

这不一大早这沈半仙就自己过来了,陈伟见沈半仙来到了自家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灵堂就是按照他的意思布置的。

沈半仙走到灵堂前看了看,对众人说“床要横过来放,横对着大门口才行”

陈伟挠了挠头不解的问“哦,为什么呢”?

沈半仙缕了缕他的山羊胡子就说“这样就代表阴阳相隔;也就是说只有死人睡的床才可以横着正对着大门,如果事后这张床的家人还要继续用的话,必须要挪个地方,不能再放在以前死者生前睡的地方,因为人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头七”要回家,如果你把床还放在原位,那死者的灵魂就会躺在床上不肯走,这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所以不要把床再放在原位。明白了吗”?

这时沈半仙好像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的说道;“你妈妈生前是在菜市场卖活鸡的对吧,是不是也要帮别人宰杀?”

陈伟说“是啊,我妈一直以来都在菜市场干这一行啊,怎么了”?

沈半仙清了清嗓子说;你妈妈生前也算个屠户,是经常杀生的,他在过奈何桥前会有很多动物的灵魂攻击他的手,所以我要在你妈妈的手上画个驱魂咒。这样那些阴曹地府的畜生就以为这只手早就被斩断了,就不会攻击她“说完,沈半仙就从包里拿出毛笔和朱砂来有模有样的画了起来。等带出丧的人们看的是目瞪口呆。

这时候一阵过堂风吹过这长明灯突然快灭了,沈半仙定眼一看发现是里面的灯油也快用完啦,

“赶快往里面填油,千万不能让长明灯灭喽,在阴曹地府走路没长明灯看不到前方的路,死者的灵魂找不到鬼门关的”,沈半仙说。

说完众人赶忙添上了油,长明灯这时火焰又渐渐大了起来。

沈半仙这时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说“开始出殡仪式吧”。

陈伟家的大门口设了一面报丧鼓,这里的习俗是亲朋前来给死者祭拜时,要先在门外击一下鼓,要等击完鼓这前来吊唁的亲朋才能祭拜。陈伟的好友王贵在门口击鼓,这亲朋好友要进来的时候王贵就赶忙击一下鼓,陈伟的亲朋好友这才一一向死者鞠躬,陈伟和叶梅则在一边回礼。x市就是这样的习俗。

时间匆匆过去,俗话说这人忙了或者伤心欲绝的时候就会忘掉时间概念,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傍晚,这亲朋好友们也都各自散去了,只剩了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x市的习俗晚上要亲人守灵,也就是说晚上陈伟和妻子要守灵。

沈半仙这时走到陈伟面前嘱咐陈伟;“要注意长明灯不能灭,每隔一小时要烧一次纸钱,好让死者的灵魂在阴间打点牛头马面和那些小鬼,俗话说小鬼难缠。我要回去了等明天下葬的时候我再过来,我今天扎了两个纸人一个纸马,你等到凌晨一点的时候把纸马烧掉”,陈伟听的是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沈半仙很严肃的说道;“死者的灵魂要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以后才能骑上这匹马,太早烧的话纸马会被鬼差抢走,还有这两个纸人要等到快明天的时候再烧掉,明白吗”?

一旁的陈伟听的是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他对沈半仙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作者寄语:求打赏!

女星殷桃成熟写真大秀性感美背

E罩杯细腰美女妲己丰硕爆乳呼之欲出

单眼皮清纯女生沙龙照

chinajoy清纯美女图片

波多野结衣MIAD692步兵番号及封面

90后美女模特许灵鑫Yenn私拍图片合辑

我的女神我的最爱

秀人美女嘉宝贝儿蕾丝内衣性感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