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招亲广告上的女人一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7:29 阅读: 来源:卷板机厂家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已经由百废待兴转变为全速推进小康社会。人们的生活质量逐渐提高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商业广告,其中也不乏街边贴在人行道上或者墙上的小广告。

这些小广告不外乎是一些办证、贷款、房屋出售和富婆招亲等等的广告。

其中最有特色的是富婆招亲。

不像一零年之后,网络上出现的大量的互联网招亲模式,这就摆脱了地域的限制,人们可以天南海北地相互认识与了解,从而发展成更加深入的男女关系。

刚刚进入二十世纪,人们逐渐摆脱传统的价值观念,等级观念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可以娶回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在过去只能让人鄙视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双方父母根本不可能同意。

在富婆招亲出现之前,中国已经存在大量的高龄妇女。他们共同的一个特点是有钱,有的还可能没有生育。

有钱的女人总是很强势,而社会价值观指认的强势群体是男性,因为男性的条件更加适合管理女性,如果倒着来,就会让男人处于其他人蔑视的目光之中,压抑地生活,这样的夫妻关系是维持不了长久的,所以,有钱的女人总是嫁不出去。

于是,在这种需求的推使之下,诞生出富婆招亲广告这种有趣的推销模式。

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八零后,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山区,从小吃过苦的我立志要干出一番事业,然后让乡亲们都能翻起身来。

于是,我早早辍学,出去城市打工。

第一个来到的城市是广东。

广东一个繁华的省份,其GDP超过韩国整个国家的生产总值,这里人口密集,工业化程度很高,是享誉中外的著名城市。

大量慕名而来的人在这里发根生叶,发家致富。

我也不例外,抱着伟大的幻想来到这个城市,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改变我的人生。

但是,命运是残酷的。

我在工厂找了一份普工的工作,每天在流水线上忙死忙活地组装设备,枯燥乏味地生活加上刚刚能够有些结余的工资让我有些对“一夜暴富”这个词有些迷茫。

我真的可以吗?有时候我会坐在远离市中心的一片出租屋顶凝视远方的高楼大厦,想着我的未来与前途。

可以的!你一定行!我心里这样鼓励自己。

第二天,我又像往常一样来到工厂报道,继续从事那辛苦的活。

有时候我也躺在床上思考,怎么样能够一下子富起来,我尝试过买cai piao(拼音,忌讳词),但是一连买了一年一分钱都没有挣到反而还倒贴了几千块钱。

我又想着炒股票,可是我一窍不通,这倒是好解决,我不断地上网学习和咨询一些有经验的老股民,询问他们炒股之道,等到我感觉自己基本掌握了要领,想要投身股海的时候,悲剧出现了!我买了一只股票,一直跌了七八个跌停,几乎亏光了辛辛苦苦积蓄下来的几万块钱。

我几乎要奔溃,为什么我买的股票偏偏会跌得这么惨,而不是其他人的,这让我对“一夜暴富”产生了怀疑。

也许我这辈子不可能功名成就了的,也许下辈子可以。我心情差到了极点,信心也几乎没有了,为了生计,只能返回工厂继续打工。

一天,在走路回家的路上,我看见一个男人驻足在一根电线杆前面,很认真地看上面的一张A4纸打印出来的广告。

我凑上去,瞧了瞧,只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叫黄延延(拼音yan),今年二十九岁,家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街道32号11-1-401(如地址与您家地址相同请您谅解),因丈夫车祸丧命多年,家中没有男人依靠,甚是想念男人的味道,今特意贴此广告招亲,家中现有资产1个亿,两栋豪宅,愿有意的男人(年龄在二十至三十岁之间)看到此广告和我联系,我的电话是18877153494,不需要你有钱,只要你是个男人就请来见我吧!我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那个男人看上去有点心动,正掏出手机想记下电话号码,我转念一想:这么好的事,今天给我遇到了,他妈的,还有人跟我抢!

于是,我走到电线杆下,踮起脚跟,把那张寻亲广告给撕了下来,若无其事地收进口袋里面。

那男人吃了一惊,连忙开口说道:“你干嘛?我正记着电话号码呢!”

我没有理他,继续站在他的前面看他有什么反应。

结果,他走到另一根电线杆下面,又掏出手机开始在那里记录起来,我忙赶过去,又把那张广告撕了下来,撕下来后,偷偷瞄了一眼,果然是那富婆的广告。

那男人有点气急败坏,心中必定有上千万个草你马蹦腾而过,但是他没有吭声,继续往下走。

他又来到一个电线杆下,伸手去撕电线杆上面的广告,我抬头看到了,三步当作两步,两步当作一步,飞奔到他的面前,把他手上的那张广告撕得粉碎。

“你有病啊!公平竞争!你撕我的干什么?”那男人有些发火,但是并没有发泄出来,只是说了一下,“罢了!不跟你玩了!我才不去了!”那男人似乎有些懊恼,低着头走开了。

之后,我逛了几个街道,把同样的那张富婆招亲广告全都撕了下来,一共收集得有一百来张。

我心满意足地回到家里,窃窃地在房间里笑,好像心中那个梦想就要实现了!

我拿出手机试图要拨打那个电话,但是又有些犹豫,该怎么和她说呢?怎么介绍呢?

对了!先拿笔写下来要说的话,再打电话过去。

我花了一个小时,把想要说的话全都写好了。

然后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蛮好听,我心里笑着。(待续)

作者寄语:希望大家能够给我打赏,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我还没有收到过打赏呢!

易轶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