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服装网设计师赛德里克查利尔乡村青年闯巴黎

发布时间:2020-12-28 15:54:00 阅读: 来源:卷板机厂家

在巴黎这座时装大品牌称霸的城市中,一个独立新人能突围而出、稳步发展,简直算得上是个当代童话。这个童话的主角,叫做赛德里克·查利尔。图:来自比利时的设计师赛德里克·查利尔(Cdric Charlier)

设计师赛德里克·查利尔(Cdric Charlier)来自比利时,他不靠颜值取胜,但按今天的话来说,也算得上是个萌小哥。

他出道早,在设计学校只待了两年,就结束了学业。1998 年,他赢得 LVMH 集团的时尚大奖,早早得以梦奔巴黎。他真正开始崭露头角,是从 2009 年开始——在短短两年内,他以艺术总监的身份为法国高级时装品牌 Cacharel 创作了四个系列,重塑了这座时装屋缤纷浪漫的印花形象,大获好评。

后来,当他由于与管理层的意见出现分歧,而不得不离开这片花田时,时尚界诧异一片。然而,当事人赛德里克·查利尔没有时间消沉或悲哀。他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迈出独当一面的第一步。2012 年 2 月的巴黎首秀后,这个曾经的“打工仔”积累多年的实力与人缘,帮助他马上获得媒体关注。在巴黎这座大品牌称霸的城市中,一个独立新人能突围而出并稳步发展,简直算得上是个当代童话。

Cdric Charlier 2015 度假系列 lookbook

实实在在的“衣服”的魅力

两年多前,赛德里克·查利尔的同名品牌 Cdric Charlier 成立。对从 20 岁就开始打工的他来说,这固然是件大事,但却只能算个开端,而非转折点。“我设计生涯真正的转折点,会发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坚定且“霸道”地说。

一般人都认为,跟纽约、北京、上海不同,在巴黎这一体系成熟、超级大牌林立的产业环境中,独立设计师的生存空间不大。然而赛德里克有迎难而上的自信。“我不这样认为。‘困难’这个词是很负能量的。成为独立设计师之后,有团队与你共同进退,你要开始学会主持大局,在巴黎做独立设计并不困难,而是更需要你作出转变。”

2014 年初,赛德里克在巴黎发布了自己品牌的秋冬系列。这个系列的出发点是爬虫,他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在工作室和老友摄影师一起拍摄各种真假蛇皮作为印花素材,在上面投上不同的光影,给这个司空见惯的主题赋予新的维度。

暗黑又诱惑的潜流是他的目标,总体上又必须漫不经心。这种不刻意的魅力,首先就体现在那些廓形大衣之上——一披上身,就让人觉得有勇气、有姿态走进冬日都市。“客人一向对出自我手的大衣宠爱有加,它们称得上是我的拿手好戏。我觉得剪裁部分让我很感兴趣,在这个系列里我尤其对背部和袖子的线条着了迷。我喜欢男装,我希望把男装的一些元素做进女装。”

时装秀结束的时候,坐在我对面的前任法国时装公会主席迪迪尔·格兰姆巴赫(Didier Grambach)站了起来,为谢幕的赛德里克鼓掌。

赛德里克的成功放在今天,有其特殊意义——不为时尚而时尚,他懂得在时髦指数与实穿度之间取得平衡,你会觉得他的时装很酷、很欧洲也很城市。观众一边看秀,一边会在脑子里思考:“嗯,我要买这件大衣,哎后面这件也不错,可以和现有的那条锥管裤搭配”重点在于,它们不是那些会让人立马掏出手机发一条 Instagram,然而一季还没过完就完全把它忘在衣柜里的时尚产物。它们有实实在在的“衣服”的魅力。

2014 秋冬巴黎时装周上,设计师赛德里克·查利尔与模特在后台

Cdric Charlier 2015 春夏系列发布会现场

出道之后,单飞以前

关于赛德里克·查利尔真正的时装故事,大概可以从他的求学生涯说起。据他自己说,18 岁时是他的“时装受害者时期”:“那时候我在头发上大做文章,受当时拉夫·西蒙(Raf Simons)所设计的形象影响特别深重。”这个不难理解,在学会真正地通过作品表达想法之前,创作者通常都会把创意放在自己身上实现,成为时装校园中典型的怪孩子。

五年制的学才上了两年,赛德里克就有机会离开比利时的校园,到全世界时装人都梦寐以求的时装之都——巴黎工作,因为他一举赢得了 LVMH 举办的时装大奖。

“在 Celine 的配饰部为迈克·科尔斯(Michael Kors)工作时,我才 20 岁,配饰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领域,我很有冲劲去探索。偷偷告诉你,其实我当时更想去的是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领导的 Louis Vuitton,但我想让自己先锻炼锻炼,准备得更充分。”

还没等到自己“准备好”,两年后,赛德里克就跳到了设计师让·保罗·诺特(Jean Paul Knott)的工作室里,回归时装本行,“他教会我拿到一块面料后能做些什么,比如垂坠的各种可能性。随后,我又在 Lanvin 呆了六年。一开始我负责皮革与皮草,一年后成为了首席助理。相比技术,在 Lanvin 学到最多的是‘要尊重女性’。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 Elbaz)总是这样说的。之后来到 Cacharel,我不觉得那是一份工作,而是一段经历。选中我本身就是个大大的惊喜——Cacharel 是个色彩和印花的世界,但那不是属于我的风格,所以我把它当成段经历。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站在大众面前。总之,Cacharel 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那里有出色的团队、非常大的发挥空间,只可惜离开并不是我的决定。我没有时间悲伤,因为我马上就要开始自己的故事了。”

脚蹬骏马,手画时装

“我对大自然非常执迷,在巴黎这座大城市里,一旦找不到自我,我就去旅游,回归大自然。”赛德里克·查利尔说。

之所以对大自然有种执迷,是因为他成长于比利时的一个小村子里,与父母同住。和大部分时装设计师的家庭环境一样,赛德里克的父母对时装一窍不通,却努力给他最好的教育。“把我养育成一个好人,”他这样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以及他从小萌芽的时装梦。“我五岁开始跟爸爸一起画画,此后就没有停过,当然,画画纯粹是个爱好,算不上什么专业级的。父母特别把我的卧室保留在我小时候的那个样子,我发现墙上还有我十一岁时画的时装手稿。”

赛德里克身上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欧洲特色”:他从十岁开始骑马,把课余时间都投入到这里面了。他拥有自己的马匹,还曾参加大小比赛,也捧回了一些奖杯。后来,父亲觉得他不应该再“三心二意”下去。尽管父亲不懂时装、心存质疑,却给了孩子完全自主的选择权。于是,在骑马与时装两个截然不同的星系之间,赛德里克选择了后者,专心走上了命中注定的路。

“我第一个时装偶像是克里斯汀·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那时候我只有 14 岁左右,然后是维维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她是时装皇后,夸张盛大的皇后,也是个有脑子的聪明设计师,直到今天,我仍然很敬重她。”后来,赛德里克更多地探索了伊夫·圣·洛朗从出道到最后的作品,以及西班牙大师克里斯托瓦尔·巴朗斯加(Christobal Balenciaga)的设计。巴朗斯加的廓形感、剪裁,在当时的赛德里克眼中都是一本让人大开眼界的教科书。

今天,Cdric Charlier 这个品牌是属于当代的。从他个人的姿态(一个典型的欧洲城市小哥形象)到每个系列呈现的面貌,都呼吸着当代的气息。

协调的色彩配搭与醒目的几何印花图案,成就了 Cdric Charlier 优雅摩登的设计

位于贝弗利山庄的著名高档百货 Barneys New York 中的 Cdric

赛德里克生命中的女人

赛德里克喜欢谈论当下,他不为特定的女人做设计,因为那样做有点老派。“看到你想问我‘关于性感’这个问题时,我心想:Wow!”赛德里克笑着说,“因为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回到更简单的理解,什么是性感?是性的吸引力吗?我觉得你可以展露身体,但这不是唯一,性感是你的精神状态,不只是身体上的。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着迷的部分,对我来说是背,因为它有一种神秘感——当一个人背对着你时,你看不到她的脸,却拥有了想象。”

相比“摩登女性”这个说法,赛德里克更喜欢“当代女性”。“在 Yves Saint Laurent 那个年代不一样,那时候的女性需要设计师的帮助——她需要一个 total look。一个女人如果穿了我的作品,我会非常高兴,她完全可以把它和其他设计师的作品混搭起来,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自由。”

赛德里克说,自己的时装是为女人生活中的各种瞬间而设计的。当问起他自己生活中有什么美好的瞬间时,他兴致勃勃地和我们讲起了发生在工作室的故事:“比如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选了我的衣服,还有夏洛特·兰普林(Charlotte Rampling),我非常喜欢她的个性。有一次,她跑来这里和我喝了杯茶。她突然说,我明天有个活动要出席,你有什么裙子能给我穿穿?‘缪斯’这个词有点沉重——她应该是一个能影响你、激发你的人,我的身边没有这样一个每天都和我如此亲近的角色。我见得最多的是我的团队。而夏洛特·兰普林更像一个魅力四射的朋友,她的个性、她的电影作品,全部都深深让我着迷。”

“后来有一个 45 岁左右的女人,她通过邮购目录买到了我的一个迷你合作系列,并写了封信到工作室来。她写道,我不是什么时尚达人,我只对 Christian Lacroix、Yves Saint Laurent 这些大师级品牌的色彩有一些印象。穿上你的作品后很高兴,我浏览了你的网站,看了你上一场秀的视频,我觉得有必要写信来谢谢你设计了这些衣服。”

大明星与陌生人带来的感动之余,除了工作室中四位年轻的女设计师,还有一位优雅的女性从最初就陪伴在赛德里克身边,那就是 67 岁的弗朗索瓦丝(Francoise)。“最早我是在 Lanvin 认识弗朗索瓦丝的,当时她是工作室的总监,在那里已经干了七年,我干了六年。在我决定成立个人品牌之后的第三天,她就跟着我一起来了。她用她的经历和智慧帮了我如此之多,对我来说,她不只是一个角色,而是导师、朋友等各种身份的集合体。”

Cdric Charlier 2013 早春系列 lookbook

B=记者

C=Cdric Charlier

B:还想过帮大品牌做设计吗?

C:一旦开始独立,我就完完全全集中在自己的品牌了,我已经在畅想着未来,有许多目标需要实现,没有时间或精力去兼顾别的品牌。

B:所以品牌的下一步会是?开拓副线吗?

C:推出男装。坦白说,我不会去想副线之类的了。很多品牌在 1990 年代发展了副线品牌,它们无论对女人或女孩都有很大的吸引力,但到今天,我不确定这对品牌还是件好事——我们已经“回归”到新的状态中去,我宁愿把品牌往高里带。

B:做了这么久的女装,你如何定义“女人味”?

C:女人味是个有趣的议题。在欧洲,当你欣赏艺术品的时候,你会发现‘女人味’经常和‘美丽’混为一谈。女人味其实也是一种态度,它不应该是男人和男人味的对立,男人也可以有一部分的女人味。它也不完全就是美丽——女人味可以是美丽的一部分,但不就是全部。

B:工作之外,你有人生吗?

C:当然有。我是个很好奇的人,对艺术、音乐等都很感兴趣。好奇心会让你打开更多扇门——我需要惊喜!作为创意人,你得时不时受到惊吓、感动、震撼什么的。

B:你偏好什么样的音乐?

C:我很喜欢音乐,但在目前这个阶段,我对影像的瘾比较大。

B:比如?

C:比如说经典的夏洛特·兰普林的作品,《Into The Wild》、卢卡·瓜达格尼诺导演的《I am love》。我推荐你去看《Alabama Monroe》,非常棒的一部比利时电影,最近喜欢的还有《Dallas Buyers Club》。

B:如果不是时装设计师,你大概会从事什么职业?

C:我希望我的厨艺再高明一点。我喜欢我做的食物,但说实话烹饪和甜品是两个世界——后者需要很精准,什么时候放多少配料,不然蛋糕最后出来会吓死人,前者则比较自由,更像一种即兴的、自由的表达。

B:最后,对上海有什么印象吗?

C:我不是特别了解上海,但脑子里有一些关于它的画面。我喜欢艺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来说,过去十年是非常有趣的十年,最让人好奇的是它的变革——过去十年的改变是如此翻天覆地,我梦想有天能亲身到上海探索,了解到底是怎样的现实激发了当代艺术家们的创作。

个性休闲款女装货源

品牌服装批发

二手刮刀离心机

100平方米房屋设计图

学位认证报告怎么弄

网络广播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