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义乌外贸企业调查招工难成常态企业变招求解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6:55 阅读: 来源:卷板机厂家

义乌外贸企业调查:招工难成常态 企业变招求解

今年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出现订单多,利润薄的状况,主要原因在于劳资成本上涨过快,压缩了企业原本有限的利润空间。而劳资成本上涨过高的原因又莫过于今年仍旧面临招工难。  普工难招零工易得  “我们这个行业最难招的就是普工。”浙江省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陈金林说,“尤其是在订单多的时候,想招到大量的熟练普工更是难上加难”。  圣诞用品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绝大部分工作都需要人工操作,企业在招工时都希望招普工。浙江省义乌市航天圣诞用品公司的老板黄以明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厂里若有1000名左右的普工生产订单,就不存在招工问题。但最近两年,工人只能维持在700名左右,严重缺少普工。即使不断地涨工资,也很难招到普工。”  智博圣诞工艺品厂的马老板也有同感。他无奈地说:“今年我们厂普工的工资比去年涨了一倍多,由去年的1600元涨到今年的3500多元,另加每月10天休息时间,还招不到人。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招到工。”  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发现,尽管大、中、小型圣诞用品企业都采取了提高工资和增加休假时间的方式来吸引普工或留住普工,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愿。但在企业招普工难的同时,零工并不缺。近年来,在义乌打零工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四五月份,义乌街头到处可见三五成群打零工的人。他们习惯在某家企业做完工就走,然后再回到义乌街头等待另一家企业把他们接走。  多种因素致招工难  对于招普工难的原因,大多数义乌圣诞用品企业负责人认为,除了普工工作性质的因素外,还有新生代农民工自身因素以及部分家庭和社会因素。  陈金林解释说:“圣诞行业的工人,大多只负责一项工作,工作内容很单一。不要说80后、90后的农民工不愿做这样重复、单调的工作,就连60后、70后的农民工都做不长久。目前社会上80后、90后的农民工已成为劳动力市场的主力军,他们不愿意做普工的工作,所以企业就招不到人。”  “作为新一代的农民工,80后、90后的学历、思想和职业诉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除了要求更高的收入外,还希望企业能够提供社会、医疗保险等福利待遇,以及工作之外的文化娱乐活动。这就意味着企业必须不断加大劳动力成本的投入。大一点的企业也许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中小企业基本上不可能做到。”黄以明说。  黄以明表示,目前厂子里80后、90后的农民工占60%左右。这些农民工大多是独生子女,从小娇生惯养。到社会上来打工,家长总会千叮咛万嘱咐——赚多赚少没关系,只要自己觉得开心、舒服就好。所以厂里不少农民工觉得干得不开心,说走就走,到别的工厂去了,导致厂里经常出现缺工现象。不仅耽误了订单生产,还加剧了招工难。  而产业转移和地方经济发展也使得一些农民工不愿再远赴沿海打工了。一些专家指出,金融危机后,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西进或北上,吸纳了大批的农民工在中西部地区或北部地区就业,转变了“孔雀东南飞”的用工局面,致使南方一些企业出现招工难。另外,随着地方经济的发展以及国家对“三农”支持力度的加大,地方就业机会增加的同时农民也更多地转向农业生产,不愿再外出打工。  “原来我厂里的工人都是外省来的,现在基本上都回到各省去了。”博旭工艺品公司老板黄允旭说,“即使我把工资涨到3000元也留不住他们。对他们来说,背井离乡来到义乌,每月3000元工资扣除房租、伙食等费用,剩的也不多了。而他们在当地就不一样了。离家近,又不需租房,还可照顾老人和子女,哪怕每月只有1500元也会心满意足。因此,只能在义乌大量招工。但由于义乌当地很多人都是省外来这儿做小商品生意的生意人,这就使得招工更加难。”  企业自救“软硬兼施”  面对用工荒、招工难,圣诞用品行业协会每家企业,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谁家急需赶订单,圣诞用品行业协会就将企业间的员工进行调配,借调订单较晚企业的员工来这家帮忙。做完订单后,这家企业的员工再回帮订单较晚的企业。”陈金林说,“遇到义乌整个圣诞用品行业都在赶订单时,协会就请其他行业协会帮忙借调一些工人过来,按计件或小时的方式算工资,还给伙食补贴。这样就解了圣诞用品行业的用工之急。”  协会在运作的同时,企业也在想招解难。作为大中型企业,航天圣诞的解决之道颇有创意。“我们通过安徽等地的中介机构招来一大批暑期工。”黄以明说,“每年6-8月份是赶订单的集中期,而这段时期恰好是学生的假期。于是我们便通过中介机构联系附近的一些高职院校,招一批想勤工俭学或需要见习的学生过来。既给这些高职院校的学生提供了见习的场所,又解决了生产集中期招工难问题。待订单做完时,恰好他们又返校开学,两不耽误。”  博旭工艺品公司作为小型企业的代表,则以“大换血”的方式解决招工难。“今年我把需要大量手工操作的产品全部淘汰了,引进了一种新材料和加工工艺,仅靠8台机器和2-3名工人就可完工。”黄允旭说,“这2-3名工人都是长工,主要负责开关机和换材料板,并按月给他们结算工资。等到装订单的时候,我会招来一批打零工的人,负责产品包装工作,包装完成后就离开,按小时来付费。这样一来,不但省去了一大笔用工成本还解决了招工难、用工贵问题。”  不少专家指出,劳动力成本上涨或是一个长期现象,企业除了从加强自动化生产、强化管理提高生产效率等“硬件”上解决招工难外,还应从强化对员工的人文关怀、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等“软件”上下工夫,避免用工荒造成企业生产心慌。

甘肃公务员

甘肃教师资格证考试历年真题

甘肃公务员职位表

兰州三支一扶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