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县新生代务工群体就业诉求调查开县新闻时政要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34:15 阅读: 来源:卷板机厂家

开县新生代务工群体就业诉求调查 开县新闻 - 时政要闻 - 资讯生活

随着第一代务工群体渐渐老去,以70后、80后和90后为主体的新生代务工群体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显得愈发重要,尤其在人口红利日渐走低的今天,他们的动向牵动着社会方方面面的神经。

????我县作为一个拥有160多万人的人口大县和超过50万外出务工群体的劳务大县,那些在“中国打工第一县”形成过程中逐步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务工者的诉求与去向、选择与彷徨,在当前劳动力群体新老交替的时代背景下有着特殊的意义。我们要倾听他们的声音、尊重他们的诉求、理解他们的选择与彷徨、感受他们的幸福和疼痛,因为他们正在属于他们的工作岗位承担着经济社会发展的重担。

????我要为自己打工

????20年前,田原的父母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背井离乡,辗转湖北、江苏、上海等地打工,凭借青春和劳力换取微薄的收入,支撑家庭的运转和孩子的学业;20年后,大学毕业的田原告别父母和奶奶,前往北京打工。他在县中心客运站候车时,记者与其攀谈了起来。

????“做电脑特效,待遇3500,单位提供宿舍,有五险,技术熟练后若表现好,待遇8000上下,再接点私活月收入上万很有希望。”多年父母不在身边,且需照顾好自己和年迈奶奶的田原养成了简明扼要的说话方式。

????“我不愿像父母那样为别人打工。”在田原的印象中,父母的工作属于“怕加班,更怕下班”,因为“加班是流水线上的机器人,下班是无事可做的木头人”,在务工所在地经济腾飞的背后,无数像他父母那样的务工者为了微薄的收入将青春和健康慢慢耗尽。

????“我要为自己打工。”田原一脸坚定地说,“父母辛辛苦苦供我读书就是要让我练好本领,有一个好的未来。我要自己当老板,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

????希望工作单位正规点

????在工业园区一家名叫重庆立达服装有限责任公司的成衣车间里,刚满18岁的瞿中英正聚精会神地熟悉缝纫机的使用。由于是第一天上班,小时候还将家里老式缝纫机当作“玩具”的瞿中英,对工厂配置的新式设备显得力不从心,略显笨拙的动作还不时引来男友黄伦付的笑话。

????“我现在什么技术都没有,所以要抓紧时间把技术学好。”瞿中英说完这句话,又开始了埋头苦练。不过,她男朋友黄伦付却有更多的考虑:“我希望她的工作单位正规一点。”他和瞿中英都是大进镇人,这次陪女友来上班是想用自己6年的打工经历帮她把把关。

????黄伦付告诉记者,由于家里贫困,他16岁就外出打工,现在是江西南昌某工地的小头目,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他希望女朋友能在家乡找到一份正规稳定的工作。

????“如果她走得太远,别说她父母不放心,就是我也舍不得。”黄伦付说,“外面虽然钱要挣得多点,但是太辛苦了,而且不正规的工厂也多,离家近点也好有个照应。有个2000多元收入就行了,关键是在劳动保障方面不要扯皮,这样我在外面打工也放心得多。”

????要的是一种归属感

????长沙镇女孩李云燕在说话时,会不经意地冒出一些普通话和其他地方的方言。她母亲和几个亲戚一边挑选工作岗位,一边解释说:“云燕很小的时候就随我们到了福建,并一直在福建长大。”

????李云燕一行人把工作环境放到了很重要的位置。

????“我们在福建打工,一天工资是百元左右,一个月2000来块钱。现在老家这边有些工厂也有这个数,所以工作的环境就很重要了。” 李云燕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工厂不但会为工人提供宿舍,还会根据工人的实际需求配置夫妻间、电视室、娱乐活动室等,让工人有了一种归属感。

????“在福建,我们始终是外地人。只要待遇和劳动环境跟以前的工厂差不多,我们还是愿意在家乡工作。”李云燕的母亲道出在家乡找工作的原因,“毕竟开县才是我们的家乡。”

????“在家乡你们有一种归属感,是吗?”记者问。

????李云燕的母亲和亲戚都连连点头。可从小在城市长大,形象、谈吐、习惯、价值观等已与城市女孩无差别的李云燕却感叹:“说到归属感,我出生在开县,但我的朋友、同学和老师都在福建。到底哪里才是我的老家?”

????记者手记:

????每个人都希望可以幸福、安稳和尊严地活着,打工者也一样。

????我县第一代务工群体从大巴山贫瘠的土地中走来,尽管大多数人文化水平不高,但他们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信念,就是尽全力给后代提供一个好的成长环境,让自己家庭存续的同时也让子女拥有更强的生存能力,进而更好地生存下去,他们已将幸福、安稳和尊严的期望更多地寄托于下一代。

????随着新生代务工群体逐渐走向社会舞台,这群受过一定程度教育的劳动者对幸福、安稳和尊严的期许不再寄托于未来。他们不愿再像自己父母那样忍气吞声、任劳任怨,开始用各种方式强壮自己,并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诉求。

????新生代务工群体的眼中已无当年那种随波逐流的迷茫,他们面对老板时不再自觉低人一等,他们有自己的主见,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渴望把握自己的人生,他们不再担心生存压力,更多地关注起精神追求来。

????(记者 陈茂霖)

广东不锈钢伸缩盖板

南昌无堵塞潜水泵

山西铝合金分析仪器

江苏部标螺旋钢管